黑洞

觉得自己的心像个黑洞,什么都能吞噬什么都填不满。
我生活在上海,过着中产阶级的生活,学习不算拔尖但也良好,长得不是美若天仙但也属于顺眼一类,身高不高但也属于正常范围,每月拿600块的生活费,某些城市的人均工资也不过如此。
我的生活是多么“幸福”啊,别人眼里的我一定很幸福吧,一定前途似锦吧。
可是我还是很孤单,我只是有一个旅馆式的家。
我做梦还是会哭,我还是想念那个人。
我想我的妈妈啊……
[PR]
# by akizhang | 2007-08-09 23:02 | 中文日记

2006日本交流之行(4)—4月30日

4月30日
一早醒来,像前几天一样,大家还在睡梦中。具体内容不记得了。智子妈妈在餐厅里,已经做好了早饭。她见我下楼来,要喊智子下来。我连忙阻止,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像个哑巴一样跟智子妈妈比划。做了个睡觉的手势,一边说They're sleeping.还做了一个“嘘”的手势,也不知道智子妈妈有没有听懂。智子妈妈于是让我先吃早饭,我说等大家醒来后一起吃(其实还是不知道她有没听懂..)。
于是这段时间里我看了会电视。旁边没人,我大着胆子换了几个台,找到一个讲新闻的节目。虽然是在讲新闻,但是从舞台布置,到主持人穿着,都跟娱乐节目差不多。而且让我很纳闷的是,明明就那么几条新闻,却围了一大堆的人在旁边……有些莫名其妙。一个男主持人(其实看上去更像个笑星),比划着台子上的题板噼里啪啦地说着日文,我云里雾里的。还好题板上有几个汉字。后来插播广告,有一段下节预告,讲什么“山東xxxひょう,12人死亡”。我认得山东二字,立刻很好奇。于是耐心地等着广告放完。就在这时,智子下来了,智子妈妈叫我吃饭。我回到饭桌旁看着新闻,那个像笑星一样的主持人很夸张地指着“山東xxxひょう,12人死亡”的题板说了些什么,然后他身边的一堆人都露出很吃惊的样子。我动用自己少有的几个日语句型问智子:“ひょうは何ですか?”,智子自己好像也难以用英语表达清楚,查了电子日汉词典给我看,原来“ひょう”就是“冰雹”的意思!那时已经是4月30日了,山东竟然下起了冰雹,而且还能死12人!怪不得一堆人超级吃惊的样子。这是电视上放出了中国地图,标了山东、北京和上海三个地方。智子关心地问我是不是北京下了“ひょう”,我摇摇头,说It's in Shandong,不过看她迷惑的表情,恐怕是没听懂。毕竟Shandong是汉语拼音。
说道这里,想起一件事。忘了是什么时候,我在纸上写汉字,问智子“关东”和“关西”是怎么划分的。这个“关”是什么东西。结果智子很热情地在纸上写了一堆地名,一半是关西的,一半是关东的。她大概怕我看不懂,还特地用罗马字写。这可害苦了我,我虽然会读罗马字,可是根本不知道是哪里。就比如说神户,在我去神户之前根本不知道“Kobe”是什么东西。所以当一堆罗马字摆在面前的时候,我只好点点头,其实什么都没听懂。智子在听我讲“Shandong”的时候,恐怕是一样的迷惑吧,呵呵!
吃过早饭后,她们说离出发还有一段时间。我于是上楼看了一会电视。首先是两个女主持人在介绍一处景色,从头到尾她们除了“すこい!”没有说过第二句话@_@~!后来是一个真人秀节目,说是一个小男孩去爬山,妈妈躲起来了,看他没有妈妈后的反应。我到现在还记得那个小男孩叫大和君。很勇敢的哦,一开始还想妈妈哭出来了,后来一鼓作气爬上了山顶,把她妈妈感动得痛哭流涕。
后来智子妈妈、智子和我出了门,智子妈妈载着我一路开,我也不知道是要到哪去,有些稀里糊涂的。没一会,车窗外就是乡土气息了。很绿很绿的山,窄窄的路,像动画片里一样的日式民房。还有一两个戴着草帽围着白毛巾在地里干活的农民。菜田不像在中国坐火车时看到的那样一片一片望不到头,而是很小很小的几块,沿着路边。智子妈妈高兴地让我看车窗外,“Countryside!”记得她这样说。的确,能够在日本看看日本的农村也很不错,这恐怕是我那些同学看不到的,HOHO~
过了一会车子好像在等绿灯,停在路边。这时一只硕大乌黑的乌鸦落在了旁边的栅栏上,离我只有不到一米的距离!那是我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观察乌鸦。那只乌鸦特别大,跟老鹰差不多,身上乌黑的羽毛反着白光。我兴奋地智子:“Why do you like it?”(因为我不知道乌鸦的英文怎么说=。=),意思是想问问日本人为什么喜欢乌鸦,有什么特殊含义,就像中国人喜欢喜鹊一样。结果可能是因为我问的方法不对,智子大概以为我觉得这乌鸦又黑又丑,日本人为什么要喜欢它呢。于是智子作了个很疑惑的表情,皱了皱眉头,很嫌弃似地看着乌鸦说“I don't know~!”
不知什么时候车子开到了市区,原来是到了另外一个城市——明石市。
我们先参观了明石市博物馆。里面展出泥人,是个叫于勇辉的人做的。从名字看我还以为他是个中国人呢,原来是个日本人。展出的泥人很好看,大部分是穿和服的,也有近代的衣服,神态很逼真。其中一个泥人长得特别像早上的大和君!呵呵。我还在一个很大很大的,像轿子一样的东西前拍了照。我一开始还以为是结婚时新娘坐在里面呢,原来就是一种祭祀时用的东西。智子和她妈妈听说我以为是轿子,笑得前仰后合地,呵呵。
还有一间展出了中日友好的东西。原来明石市和无锡市是友好城市。我给智子解释了一条写着“中日人民世世代代友好相处”的锦旗。
从明石市博物馆出来后我才知道智子的妈妈把车子停在一个亲戚家的院子里了,好像是智子爸爸的姐姐。我见到她不知该说些什么,努力笑了笑,稍稍鞠了一躬(鞠躬对我来说太痛苦啦!根本不喜欢)。那位阿姨很热情地微笑、鞠躬,然后我就赶紧钻进车子里了:P
此后她们带我去了一家卖章鱼丸子的小店,大概因为是特色店吧,人还很多呢。排队的时候我仔细观察了一下店员是怎么做章鱼丸子的。跟电视里面差不多,一个有很多圆坑的铁皮锅,每个坑扔一个小章鱼,然后注满鸡蛋(应该是鸡蛋吧,黄黄的)。只是并没有特别干净,旁边一个超级大的排风扇呼呼地吹着风,锈迹斑斑的,小店嘛,都一样,日本人的也不例外。没过多久就轮到我们了,坐定后每人上一碗清水。我正在纳闷那是干什么的,章鱼小丸子就送上来了,用红色的木板乘着,大概有8个的样子。智子妈妈说这个要蘸着水吃。我尝了一下,说实话,软兮兮的,根本不像国内那种比较硬的,小章鱼也很难咬动……但是……但是,我还是说了句“OISHI~”,毕竟要给人家面子嘛。后来我们团离开神户前往东京时,那个女政治老师一路跟我狂聊这个章鱼小丸子有多么不合口味,同感啊!同感!
吃了几个小丸子下去以后我就饱了,我是真的饱了才吃不下去的,否则再怎样也会吃完的,虽然比较……咳……。我面前还有一堆小丸子,可是智子和她妈妈已经早就消灭干净了~!真是神速啊。智子妈妈后来还很礼貌地问我可不可以帮我把我那份的吃掉,我登时尴尬,抬不起头来,含含糊糊地应了一声。
在这期间智子拿出电子日汉词典,我好奇地问她屏幕上的“小学馆”是什么意思。因为我一直不看漫画,所以连“小学馆”是什么都不知道,一直以为是跟小学有关的东西。所以当智子告诉我说“小学馆”是日本最大的出版社时我惊讶得一塌糊涂,说我还以为是“FOR PRIMARY SCHOOL STUDENTS”的意思呢~!智子和智子妈妈狂笑,我看到旁边一桌的人都好奇地回国头来看我们了。(=。=)
她们还带我去了一个公园,去参观山上的一个……一个房子?也不能这么说,但我不知道该把大名的房子叫什么。反正就是那种古代日本的楼。爬上去的时候看到山下一个棒球场里正举行棒球比赛,大概是高中生的比赛。里面的加油声超级热烈!连我也被感染了!(虽然我根本听不懂)。我一边向上爬,一边不住地回头看棒球场,结果差点摔了一跤:P 我当时多么想跑去看棒球啊!!!感觉就像棒球英豪里的甲子园一样!哎~
因为前一天逛了一天的神户市,走了很多路,很累。再加上大太阳照下来,我困得想睡觉。智子妈妈带我看介绍那个大名的题板时,我什么都没听懂。参观房屋时有个很热情地导游,说北京有一个跟这个房子差不多的景点。我在脑海里搜索了一遍,不知道是什么。强打精神聊了一会。房子里也是题板,全木质的结构。看完出来后智子的妈妈要上厕所,我看旁边有木椅,终于坐了下来。智子妈妈和智子得知我累了以后,于是取消了去明石海峡大桥的计划……唉,后来我在历时书上才发现,明石海峡大桥当时是世界NO1啊!我竟然错过了,呜呜呜TAT(不过最近好像被杭州的一个大桥超过了:P)
困到不行,不过我上车后还是强打精神,毕竟来一次日本可不能光睡觉啊!车子开出停车场时有一个穿荧光服的工作人员负责调度,他一手挥着荧光棒,一手指挥我们的车子,还不断地冲智子妈妈点头。等路上的车子稍微少点了,他示意智子妈妈可以转弯了,智子妈妈也冲他狂点了一顿头。我默默地看在眼里,真是很佩服……
智子妈妈开车时接了一个电话,是我都能听懂的电话,嘻嘻。因为她从头到尾一直在说“そうそう!そうそうそうそう!”就相当于“对对!对对对对!”
再后来我看身边的智子已经开始睡觉了……于是我也就崩溃了,一觉睡到回家。
回到家后我还是觉得自己闷在屋里不太礼貌,于是又强打精神来到客厅。只见智子妈妈和爸爸坐在餐桌旁,智子刚刚躺在电视机前的榻榻米上(都是我害她没有床的:P)。我见这情景愣了一下,智子妈妈立刻给智子使了个眼色,低声叫到“ともこ!”。智子满脸倦意地抬起半个身子问我什么事。我连忙找借口说自己下来丢垃圾(其实智子房间里就有垃圾桶=。=)。然后灰溜溜地跑回了智子的房间,一边还暗笑“你睡觉,那我也可以睡觉啦,哈哈~”,和衣就倒头睡下了。
等我醒来时已是晚上,睡得特别爽~!我下楼后智子妈妈还关切地问我“だいじょうぶ?”
  至于那以后,我全部忘光了……:P

这就是2006年4月30日一天的行程~下次我终于可以写到最最重要的学校参观啦
[PR]
# by akizhang | 2007-07-10 17:14 | 中文日记

高三 始まりましだ

我被幸运地分到高三(1)班
未来的开始就在今天
f0072809_17511998.jpg

[PR]
# by akizhang | 2007-07-02 17:51 | 中文日记

I'm now a Volunteer!

f0072809_191023.jpg

I will help a child who unluckily got leukaemia in the following 4 years. On some sundays, I will accompany Weiwei---the unfortunate girl, for 2 hours, in order to help her get better.
So today I bought some masks. This a photo of me, wearing a mask.
[PR]
# by akizhang | 2007-06-02 19:06 | 中文日记

【补记】06年4月28日-5月4日 日本交流之行(2)

下面这篇4月29日的游记,其实前半部分是06年12月9日写的.2个月过去了,我已经忘了这件事...直到智子查到了前一篇文章.我担心不写的话以后会忘得一干二净=.= 所以...
【4月29日 异人馆(異人館)之行】
4月29日一早醒来,第一个反应就是看手机.因为没有全球通,我也只能把时间调快一个小时,充当手表来用了,呵呵.可能是因为担心起晚了给人留下不好印象,也可能是因为太紧张了,手机上的时间竟然只有6点钟.起床后悄悄地推开门,一片寂静,大家都还没起床.我蹑手蹑脚地跑下楼刷牙洗脸,听到客厅兼厨房兼餐厅的那间屋子里有作饭的声音,看来只有智子的妈妈起床了.我没有去打招呼,只是悄悄地洗漱完又躲回了智子的房间.
拉开窗帘,正对着的就是智子家门前的路.路上一个人也没有,周围到处是类似的小别墅,也都静悄悄的,偶尔有乌鸦叫.日本的乌鸦多,却其实并没有到随处可见的地步.但每只乌鸦都超大,而且羽毛黑得透亮,像家养的一样.当时面对这样一番景象,我再次感叹自己竟然已经身在日本,一幢幢紧挨的小别墅让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多啦A梦里的街区景象.
此后还大致浏览了一下智子的书,那时我还不会片假名,所以全都看不懂,偶尔几个汉字能明白,但也连不成句子.所幸,有一本图画书让我打发时间,估计是智子小时候看的呢...汗一下.讲的是一个外国小姑娘生来没有手臂而且一条腿发育不全,然而经过一系列的努力,终于成了一位成功的歌唱家.因为看不懂片假名,所以主人公的名字也不知道,有些遗憾.此外还有智子的笔记.二次函数对我来说太简单了,但生物笔记对我来说简直就是天书.笔记本上很认真很仔细地画了一个植物细胞,因为有个大液泡,而且还很仔细地上了颜色...她书桌的玻璃下还压着一张手绘的欧洲地图,非常非常认真!不同国家用不同的颜色画边界,而且很精确!她的老师在右下角写了一个"GOOD"(是good还是very good? 我也记不清了=.=)
我当时还在想,如果是在中国的话,也许会批个对勾,然后写good.不过在日本就不能画个大圆圈再写good了,呵呵. 说到这里,原来在日本正确的题目是用圆圈表示的,(怪不得日语书上的题目让我们用圆圈选...),所以智子的卷子上全部都是圆圈,一个接一个的圆圈.而对勾则是表示错误的.这跟中国是完全相反啊.可是用圆圈不累吗...每道题都要圈一下,而在中国只要画一个大对勾就可以了.还看了看智子的相册,有她初中毕业时的,在TOKYO DISNEY的,还有在泰国的修学旅行.
时至今日,已经过去差不多7个月了,我也记不清我是如何度过那样一个寂寥的早晨的.反正,直到听到外面有活动的声音,我才走出房间."おはよう"虽然也一直听哈日的同学讲,但我始终不太喜欢用日语说类似おはよう、ただいま、いただきます这类的词汇,感情上总觉得别扭.但身在日本人家,也不得不入乡随俗,生硬地用日语跟大家打招呼,おはよう!
吃过早饭,我跟着智子的妹妹上井(木真)子一起出去溜狗.就是那只对着我狂吠的小狗,有点类似博美类型的,毛很长.它在熟悉我以后一直对我撒娇,经常在我吃饭的时候"噌"地用前爪趴在我腿上,从来没有养过狗的我真的要被吓死了.不过后来也习惯了,很喜欢它.智子的妈妈让我对它说だめ,可是我说得断断续续,だ...だ...め..め~ 恐怕它也听不懂.(木真)子带着我到了那个有秋千的类似小公园的地方.然后趴上了那座山丘,看到下面是一条沿山蜿蜒的马路,旁边有几幢小房子.完完全全像电影里一样.后来又不知道被她带到了哪里,总之是在山脊上,山上是密密麻麻的小别墅,山下是郁郁葱葱的树,树中仍然是小别墅.非常漂亮.我要给(木真)子拍照,她还害羞地低下头,呵呵.(木真)子太可爱了,声音像男孩子,时不时地直勾勾地看着你,总是做一些古灵精怪的事情.还蹲在椅子上用电脑,露出红色的XX...虽说她已经是初三(应该是初三吧)的学生了,可是几乎不会英语=.=.难道英语不是必修科目吗?从高中才开始学英语吗?不会吧.
就在这时,小狗(它叫什么名字我始终不知道...)拉了一条XX,(木真)子就用塑料袋套在手上去把XX捡起来,放进一个袋子里.美丽干净的环境,就是这样每人一点一滴维护起来的啊.
回家后我和(木真)子一起看着电视,(完全听不懂),而智子跪在她身后给她梳头发.原来(木真)子当天要去参加篮球比赛.智子好像用了很大的力气,不断地把她的头发往上拔,我看到(木真)子的头皮都红了,真担心智子是不是用力过大= =||...最后梳成了一个朝天辫...很像中国汉代时的发髻...虽然梳成这个样子有点不可思议,但是是为了参加篮球比赛,所以梳得紧一点比较好吧,形象也就无所谓了.
后来智子的妹妹去学校比赛了,我其实很像去看>..<,可以想象体育馆内热烈的气氛,同学们大声叫着加油,啊...蛮想体会体会的.
再后来智子的妈妈和智子要带我出去了,智子换上了很成熟的衣服,黑色的小西服加牛仔裤,跟前一天穿着校服的她判若两人.智子的妈妈还特地自己灌了一瓶水给我.笑...
这种事情好像只有在小学时才发生过,妈妈为我准备好午饭,再给我灌好水壶.不过后来学校有了饮水机和食堂,我就再没这样拿过水壶了.当时已经16岁的我,拿着个粉色的水壶上街...不知道是该感到幸福还是该感到...入乡随俗吧,我就这样拿着粉色的水壶游历了神户.
游览的是神户室内.第一天晚上的时候,智子和她妈妈问我想去什么地方,我脱口而出"京都!".幻想过无数次京都的美景,落叶~古建筑~和服~...但是智子的妈妈却说京都没什么可玩的...虽然有些许失望,不过总要客随主便,况且自己还这么麻烦人家.于是我说哪里都可以.不过后来周一的时候,老师们说他们那天去了京都.我就开始庆幸自己没有去京都了^O^...
智子的妈妈车技绝对一流啊!当我们沿着昨天的山路开下山时,我好奇地问智子那个寺庙一样的地方是什么.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呢(估计连智子都没反应过来呢),智子的妈妈就突然一个大转向,几乎是瞬间就开到了寺庙门口!这简直可以跟藤原拓海的漂移媲美啦!我惊讶得不行.我只是想问一下这是什么地方,智子妈妈就如此热情地以如此激情的方式开到门口了...智子妈妈以为我想去那里,我问智子这里是干嘛的,她说她也不知道,她从来没去过那里.也许就像很多上海人从来没有上过东方明珠和金茂大厦一样吧,呵呵....我从车内外望,看见一个老师沿着很高很高的石阶向上走...想想还是算了.
我就这么稀里糊涂地坐在车里,也不知道这是要去哪里.开到前一天的那个平台时,智子的妈妈说要带我去那.我跟智子说昨天校长带我们去过那了,本来已经要停车的智子妈妈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噌"地开出去了...我坐在车里惊讶地说不出话~这样的车技恐怕连阿姨都比不过吧!要知道这还是在山路上啊.太佩服了..
开到一个不知道什么地方,突然停下来了.让我和智子下车.下车后智子妈妈又开走了.我迷惑得很,搞不懂什么意思.看看前方有个地铁站,以为要坐地铁.我问智子是不是要坐地铁,她跟我说YES.可是又根本没去坐地铁.也许她没听清我说些什么吧.我完全晕头了,不知道东南西北,当时要想拐卖我绝对是易如反掌,呵呵.智子带着我在窄窄的人行道上走着,路上人很少,马路很窄,建筑很漂亮.我不断地拍照.智子带我去了一个很多小洋楼的地方,这时我才知道是要带我参观"异人馆",就是类似上海外滩的那些欧式建筑,都是近代外国列强建的.这里的异人馆都是以前外国人的住房.智子首先带我参观了一个建筑,不记得叫什么.入口处的告示牌上用日文写着高中生以下免费.我指着这句说,我是高中上,不能免费.智子说不是的,高中生也可以免费.于是我跟这她进去了,幸好自己随身携带着学生证.可是中国的学生证也可以用吗?我疑惑地把学生证给工作人员,工作人员很热情地说了句はい,就让我进去了.也许是因为看到"学生"两个汉字吧?那如果我是韩国人呢,如果我是智利人呢?她看不懂怎么办?我想她还会让我进的,因为大家都很诚信的.
各个房间都看了一遍,拿到了一张中文的介绍单.上面白纸黑字写着"高中生以下免费"...我傻了,这个可是中文啊,我不会看错的.我跟智子说了这件事,智子不说话了...原来日本人也是普通人啊...
智子还带我看了那个在阪神大地震中被震下来的烟囱.她说在那次大地震中她的一个朋友死了...所以智子一家还是很幸运的...
这时她妈妈不知道从哪里过来了.也许刚才是去停车了吧.然后我们三个参观了鸡鸣馆.因为房顶上有个公鸡形状的风向标,所以叫这个名字.有个穿着黑色燕尾服的很绅士的男工作人员给我们哇啦哇啦地介绍了一番.我完全完全听不懂.后来又把椅子(记得好像是椅子),智子介绍说以前的主人在二战时回国了,这把椅子是他的女儿作为礼物赠送给日本政府的.
此后又参观了几个异人馆,也都是免费的.
在一个中文介绍板前智子问我简体中文和繁体中文是怎么回事.其实大陆人都看得懂繁体中文的啊,而异人馆还特意准备了两份.不知道是因为不了解状况,还是因为很细心.
接着去了街角一个类似旅游咨询中心的地方.很小,但是很漂亮.智子的妈妈在工作人员面前夸我,说我会说汉语、英语、日语三国语言.我真是受之有愧啊,如果汉语我再不会说,那我还算什么啊我...至于日语,我就会那么几句,几乎每个外国人都会说这些日语啊.而英语的话我又不是很厉害,只不过脸皮比较厚,敢说罢了>..<|||
工作人员很热情地给了我两份神户的小册子,一本是中文的,一本是日文的.我觉得日文的比中文的有意义一点.
墙壁上挂着神户导游图,很卡通的那种.我看到有个地方叫"酒藏",问智子是什么意思.智子指了指下面的中文,说中文也是"酒藏".我纳闷了,"酒cang2"? 还是 "酒cang4"?
好像哪个都不对.智子拿出电子字典给我查这个词,原来是"酒窖"的意思.大概在台湾酒窖也叫酒藏吧.嗯,藏酒的地方,所以就叫酒藏~我恍然大悟.
再后来我们沿着来时的路走回去,智子指了指对面一个建筑的门,说那个建筑是日式的,但是有着一个西式的门.我点头说是.其实这样的情况中国也不少见...只不过都是农村里自家造的小别墅,用中式的屋顶加西式的罗马柱...非常的不伦不类...
走着走着路过了一个神社,我看到牌子上写着"じんしゃ",原来神社读"じんしゃ".我对智子感慨说日本有好多神社啊,心里想着靖国神社.不过大多数神社只不过是祁福用的,想到这我就没再说下去了.智子说要丢硬币,然后拍三下手,再许愿.我想如果投人民币神仙会不会保佑我呢?呵呵...
此后东拐西拐地到了一个市场,有玻璃顶棚.很热闹的地方,可我不知道叫什么.
还去了神户三宫...可怜的我是回国后才知道神户三宫是个很有名的地方.当时只以为是小店面卖些衣服,就像徐家汇的地铁商城一样......所以目不斜视地走完了神户三宫,连照片都没拍TAT...不过当时也蛮紧迫的,我要攒着银子去东京花...所以神户三宫就逛一下OK了.不过大姐这样的人如果跑去神户三宫的话,恐怕就会把所有银子花在买那些很漂亮的衣服上咯~
再接着去了南京街.一般在国外都叫唐人街,神户却叫南京街.哦对了,在去南京街的路上有个很好玩的对话.
智子看到路边"饺子王"的广告牌,问我中国是不是要吃饺子.她发音类似KIAOZI,我大概猜到是饺子的意思,可是又不确定.于是说"JIAO ZI?". 智子点头说YESYES. 这时候我本想问她"Are you sure?",可是因为平时在学校,我们都喜欢拿"确定(que4 ding4)"开玩笑.在学校时,大家会为了搞笑,说"Are you queding?". 于是我脱口而出"Are you queding?", 说完才发觉自己说错了~!可是可爱的智子居然说:"YESYES!!"
............
在南京街吃的中饭,饭店叫"北京城",是一家中餐馆.就座后我茫然地说了句"中国人はいますか?",结果一旁站着的女老板用中文说:"这都是中国人~!",惊喜.聊了一会,得知老板是哈尔滨人,再惊喜.这家中餐馆也都是东北菜吧..我猜想,可是牌子却叫"北京城".
我点了一个锅包肉.菜上来以后才发现是分餐制!我傻眼了!!结果就看到我面前有两份饭,一份是锅包肉,一份是智子妈妈帮我点的...我...我尴尬死了.胡吃海塞...拼了老命也要把它全吃完...不能失礼啊!!!我真是哭都来不及...
吃死我了...后来智子妈妈和智子再次动了恻隐之心...我再次得以解脱...不过这次我已经尽力把它全吃光了...智子安慰我说我不用把饭菜全吃光的.真的没关系吗..?后来我听老师们说,在日本吃饭时要把饭菜全吃光的,在饭店里如果不吃光就是对饭店的不尊重...
看来智子是在安慰我...真是对不起.TAT
吃完后逛了逛南京街,智子问我一旁卖的豆浆是什么,我竟然把它说成了"a kind of milk"...事后才发觉豆浆根本不是MILK,而是用大豆磨出来的...又傻眼了...
再向前有很多人在排队买什么东西吃.因为队伍是横向的,会挡道路上的行人.所以排队的人在路当中空了出来.店员还不断安排这后面的人.我看到这个景象,真是完全的被震撼了.不禁赞叹日本人这么会为他人着想.
又去了一家中国杂货铺...呃...与其说是杂货铺,不如说是旧货铺.里面的东西,从明星海报到民族娃娃,再到印章,一切的一切都几乎是2、30年前的东西.而智子妈妈还以为中国现在就是这个样子,我连忙解释说这是很旧很旧的东西了,也不知道她们有没有真的理解...
再后来去了孙中山纪念馆.册子上写的是"孙文记念馆"."记念"?我一开始还以为印错了,后来才知道原来日文里的"纪念"写作"记念".工作人员是三位中国人,都很和蔼.其中两位是解放前从福建来到日本的.还有一位是台湾的.我很后悔临走时没有和他们三位合影.
出来后智子妈妈带我们去了神户的那个塔.进取后绕了一圈却又出来了,没有上去也没游览什么.为什么?我连纳闷的时间都没有,就迷迷糊糊地跟着她们走了.
又到了海边.海紧挨这城市,不像中国,大海一般只在偏远的地方在看得到.岸边有个纪念碑,上面是很多人的题字.智子说是坂神大地震幸存者的留言.因为在那之前我从没见过海,所以对海又种特别的好感.智子却说她讨厌海的那股味道.嗯,也许就像很多上海人对外滩无动于衷一样.
也不知道要干什么,也许只是为了休息,智子妈妈带着我们进了一个建筑,不知道是用来干嘛的.我们坐在里面,面前是玻璃窗,看得到美丽的海.智子和她妈妈一左一右地坐在我旁边,哇啦哇啦地说着日语,你一句我一句,我根本听不懂.呆呆地望着前方,欣赏美丽的景色,和前面一个很调皮的小女孩.
再再后来...去了商场.我们本来在人行道上走着,突然之间智子妈妈就说了句什么,穿过马路去了.紧接着智子也一眨眼就穿过去了.我还没反应过来,她们就已经在马路对面了.我想说走人行横道,又不知所措.不过既然她们也穿马路,那我索性也穿吧...>..<|||.于是我也跟着她们穿过去.穿马路的时候完全反应不过来时该先向左看还是先向右看,所以基本上是盲目地冲过去的...也算我命大吧.我问智子难道不用走人行横道吗?智子说没关系的.我当时真羡慕日本人的自由.
不过后来我跟同伴说起这件事情, 同伴说接待她的人也横穿马路,同伴问了接待她的同学跟我一样的问题,那位同学说了句"ごうめ".所以...我想应该还是不可以横穿马路的吧...看来日本人也是普通人啊.不过国内乱穿马路的人比比皆是,日本人已经很好了.
进了商场,智子妈妈在买什么.我看到有一种小卡片,上面画着日本古代人物,很好看,有点类似"PIAJI".问智子怎么玩,智子也不知道.后来我和智子站在一旁等她妈妈,这时看到一个女的推着床进来了.床上躺着一个有点畸形的孩子,脸很大.我有点惊奇,无意中注意到了智子的表情,她皱了一下眉.这里面的感情我也说不清楚.
此后好像去了超市,先是百元店.里面都很多小东西.接着才是超市,里面东西包装得很精致,尤其是一些罐装的食品.付钱时要把钱放在一个盘子里,收银员再把找的钱放在盘子里,然后顾客在把找的钱拿回来...好麻烦啊.日本人是不是认为用手给钱很不好?有点不可思议的习惯...日本人几乎一直在点头,那些服务行业的人更是辛苦,点头点头点头...作为一个中国人,真的很难去点头鞠躬.很不习惯.
接着乘公车却了山上.公车时下车时投币.投币时司机还会点头...
刚开始在日本买东西时还很难接受对方点头鞠躬,觉得自己受不起,心里叫着"不用这样对我点头啊~~不要啊"可是7天之后习惯了,回国后工作人员不点头还着实让我不习惯了一段时间.
去了市场,玩了一个抽奖的游戏.好像只要买那里的鱼就可以抽一个.可能是照顾我是外国人,还特地让我和智子抽了两个.第一个我和智子都没抽中,第二个我和智子都抽中了10YEN.不到1元人民币.不过我还是很感谢她.
后来去了智子的奶奶家.见到她的爷爷奶奶,似乎还有一个姑姑.临走时我想对爷爷说再见,可是他不见了.奶奶送我们到了门口,我正犹豫着该跟她说"じゃね"还是"さよなら",奶奶竟然对我说了句"GOODBYE!",我好意外.
终于~~~终于写到回家了...累死我了...
晚上又去了CD店.给大姐买KAT-TUN的CD.我看到有卖《连理枝》的,当时《连理枝》还没有在中国上映.不过还是忍了忍没有买,毕竟日文的自己也看不懂.后来事实证明我是英明的,因为《连理枝》实在无聊.那里还卖书,有很多很多漫画书.不过都用塑料套着,只有少数可以翻阅.为什么日本的书店不允许翻看呢,这一点中国的书店就好多了,中国的书店完全可以当作是图书馆.智子在一旁看着一本杂志,里面密密麻麻的日文,我看得头晕=.=
要走了,智子叫我"AKI,AKI~",叫了很多遍我都没有反应过来.到底还是没有条件反射,呵呵.
回家后想要给相机充电,可是却发现日本没有圆形的插座!我问智子,智子说日本国内都是扁的插座.TOT,抓狂...无能为力...
然后睡觉...
我写得累死啦!!!!!写了3个小时啊呜呜呜...
下次写4月30日...不过估计是在几个月后的了...
这就是06年4月29日的经历....
[PR]
# by akizhang | 2006-12-09 16:58 | 中文日记

日本語で「中国」を捜索する

在YAHOO JAPAN中搜索“中国”,得到的难免是一些不好的东西。
其中一篇BLOG中的文章让我着实伤心,但文章讲的又确实是事实。
无非是觉得中国人不谦逊,缺乏礼貌。在国外犯罪后使外国人对亚洲人印象不好。外国人又很难分辨中国人日本人和韩国人,所以那位日本同志在文章中相当气愤。
伤心的很,却不得不承认是事实。
因为不曾去过白人国家,所以后半部分无从查证。但至少我同意前半部分。
这是很可悲的事情……
有时候在超市买东西,正付着钱呢,突然一个小孩子硬是把你挤到一边,好象不挤就会少掉几斤肉一样。每每如此我都伤心得很,因为倘若那些中年人没有素质也许是因为他们年少时不曾受过良好教育,但如今的小孩子——祖国的未来——也从他们的父辈,祖父辈那里学到了这种不好的行为,我真的担心中国人的未来。
我所住的小区有在徐家汇的班车,但乘班车的人从来不肯自觉排队,非要等车来了以后抢着上车。所以有时即使先到的人也要最后上车,而我也亲自看到过有最后来的人第一个挤上车。这是为什么啊!我每次都想骂他们,可是又没有这个胆量。可能正因为我是个中国人,貌似韩国人很敢指责这种素质低下的行为。不愿去挤,又没有胆量去指责,所以只好每次等到最后一个上车,以勉强安慰自己的良心。
是什么导致了中国人这一不好的习惯呢?我自己觉得有这么两点:
1)你做所以我做。其实如果大部分人,或者哪怕只是有几个人带头排队,带头讲文明,那么其他人也会跟着做。但是可悲的是,大部分人不讲这些。一些中年人没受过良好的教育,不排队等陋习也是见怪不怪。结果人们一看这些人不排队,便也跟着做。地铁里,公车上,基本上都是你挤我挤大家一起挤,看着心寒不已。
2)没人敢于指责。当一堆人违反文明规范做事时,却没有人敢于指责,我也是这一类的。有句话叫“富则兼达天下,穷则独善其身”,恐怕很多人,包括我在内,都是独善其身的那种。
不知道这算不算一个恶性循环,我也只能期盼着中国人能够越来越好……
凡是需讲事实,所以虽然这些事丢了中国人的脸,我也照实来讲。但也并不是说中国就没有好人了,也并不是说外国就没有坏人了。今天我所说的,只是就中国人中不好的人来说的,就事论事而已。
[PR]
# by akizhang | 2006-08-28 03:31 | 中文日记

すごい!

f0072809_0142813.jpg
f0072809_0152199.jpg
f0072809_0175163.jpg
f0072809_0181114.jpg

[PR]
# by akizhang | 2006-08-24 00:18 | 日文日记

车祸

下午突然收到小胖的短信...
他昨天竟然出车祸了
他骑着自行车,肉包铁地被铁包肉的车子撞了
当场昏迷还抽搐不止
左肩骨折
嘴里缝了4针
全身大面积组织挫伤...
据说脸上也有伤...
他竟然还笑兮兮地说
"幸好没有脑震荡,要么就不记得你们啦!"
这个白痴啊,他与死神擦肩而过.
他却不肯告诉瑶瑶,怕她担心
这个痴情种-.-
因为我是哥们所以就可以告诉我了?
真是不公平...
上天啊保佑我身边的所有人吧,为什么生命这么脆弱.
上帝保佑...
[PR]
# by akizhang | 2006-08-20 21:00 | 中文日记

ANGRY

f0072809_11201474.jpg

何で?!
[PR]
# by akizhang | 2006-08-08 11:21 | 中文日记

【补记】06年4月28日-5月4日 日本交流之行

自己好懒,今天才想起来好好回忆回忆...よし、頑張れ
【4月28日 初次见面】
因为要去南京考察又要去日本交流,所以学校给我们几个要去国外的(还有一些人同时要去韩国交流)学生提前预定了27日的火车返回上海.软座厢之豪华就不说了...(我第一次做软座厢)
28日一早,激动得不行.阿姨开车送我去了学校,其他同学已经等在了大巴门口,高二和高三的学生还在跑步、吃早饭,高一的同学还远在南京吃苦训练...恍惚间有种脱离了生活轨道的感觉.真的要去日本了吗,自己都不敢相信了.
临上车前,阿姨突然对我说:"喂,你的衣服是不是穿反了..." 我慌忙低头看了一眼,"没有啊",我还很无辜地说."是前后穿反啦,不是里外..."
"啊!" 我这才反应过来.幸亏阿姨提醒了我,否则不知要闹出多大笑话...我急忙跑到厕所换了回来.
坐在大巴上,驶出了校园.我脱离生活轨迹的7天就要开始了.
稍微观察了一下老师们,平时随随便便的老师那天都穿得超正式,黑西装,白衬衫,黑领带,黑皮鞋,黑袜子...老实说,还蛮帅的. 不过后来我对某些老师稍有反感...这是后话.
到了机场后真切地感受到了中国人口之多,到处都是排队,除了队伍还是队伍.等了N长的时间(其实我自己也不记得了...),终于在误打误撞下入了飞机.老师竟然也不熟悉,这着实让我惊叹.我以为学校会派有经验的老师来呢...原来他们也是第一次去日本.
OK,飞机上值得说的就是那份日本午餐了.吃的是一种面...是荞麦面吧?昨天大姐吃了一样的面,说是荞麦面.这面超好吃!只是我吃的时候并不知道它底下藏了那么多的芥末.......芥末啊...TAT. 可是...为什么日本面要搭配西瓜来吃呢...我怀疑这是中国航空公司自己加的水果.
飞机快要降落时,我看到窗外碧蓝碧蓝的海就接着市内一幢幢房屋,感叹为什么上海市内没有海...有海也那么难看...这是事实啊.
终于到日本了!2个小时后,我的脚坚实地落在了大阪的关西机场(呃...应该是关西机场没错吧..)
一出去就看到个胖胖的老师--水田老师[其实是水(火田)].他会说很棒的中文,笑咪咪的很亲切.我们逐一握过手后,他又帮我们把美元和人民币换成日元.看到就设在机场出口旁的外汇兑换窗口,我不禁感叹日本人真会赚外汇...我也是我的真实感受.
到处都是日文,到处都是日本人,左侧通行的车,不断鞠躬的人们...我处在了一个如此陌生的环境.自己变成了外国人.不能做错事丢脸啊,自己不断提醒自己.
机场的班车行驶在高速公路上,我坐在左侧.寻窗外望,才反应过来这里是左侧通行.巴士开到了一个很漂亮的地方,听水田老师说这里是个人工岛.路边色彩斑斓的树真的很好看,人行道上一位老人坐在轮椅上由别人推着.这起初并没引起我注意,不过后来越来越多的事例着实让我感受到了什么,后话了.总之,最后巴士来到了神户市中心.车停靠后,司机还站起来叽里呱啦说了一通什么,从语气上听得出是什么感谢的话,同伴日语3级,她说是什么我们辛苦了之类的.顿时对日本人的敬业精神感到佩服.不知是他总是这样,还是因为我们是外国人?不过,让我很悲伤的又是,当我们要返回中国时,巴士上坐的全是中国人,这次的司机就根本什么都没说,态度也不是很好...我不得不猜测一些东西...
话说回来,下车后见到了神户甲北高校的校长,他介绍说这里是神户市中心,是新建的,因为10年前的阪神大地震.阪神大地震我是知道的,来日本之前我就查了些许有关神户的资料,了解到10年有次特大地震.当然,我也查了许多如何在地震中逃生的资料...
学生分两批分别坐校长和水田老师的车去学校.我坐在校长的车里.车子在窄窄的坡道上行驶着,两边也是很漂亮的小楼.完全没有上海嘈杂的样子,也可能是因为人少吧.总之感觉太好了.车子又在蜿蜒的山路上开着,两边是谢了的樱花树.校长说我们错过了樱花烂漫的时候,但还是偶尔看到了一两棵仍顽强开放的樱花树.
中途校长停车带我们参观了一个山上的平台.那里可以眺望神户市.我看到蓝色的海,绿色的山将神户市围绕起来.漂亮得说不出话了.平台上还有个类似同心锁的地方,挂了好多锁头,上面看得出都是情侣写的甜言蜜语.原来日本人也有这个习惯啊.
参观完我们接着赶路,过了几个弯,经过了一个像山庙的地方,下了坡,就到了我在图片上看了无数次的神户甲北高校.我竟然来到了照片里那遥远的地方!不可思议.因为照片是空拍的,而且我也看了很多次.所以我早已对校园地形了如指掌.右边是黄色的操场,左下是体育馆,左上是教学楼.这里要说,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日本的操场全都只有沙子,为什么不铺塑胶跑道呢...?
下了车,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操场上训练的学生.这样的场面我最后一次看到恐怕是在初中二年级吧...此后就很少在操场上跑跑跳跳的了.进了教学楼,我们被迎至贵宾换鞋的地方,换上了绿色的印有甲北高校的拖鞋.老实说,这拖鞋很不舒服哎...顶部是尖的~!
废话少说,终于到了欢迎会.我们一进门,在座的学生就开始啪啪啪地鼓掌,搞得本来很轻松的我突然间紧张得很.我还走在第一个...总算落座了.一位披肩发略带卷发的女学生和一位很漂亮的年轻女老师开始给我们上茶.我坐在最后一个,是那位女学生给我上的茶,我还生硬地说了句ありがとう.呵呵,这算是我和她的第一次接触吧!然后那位上茶的女学生用英语说了几句欢迎辞.可是我只听懂了一句ENJOY YOURSELF.看来要听懂日本英语真的要下一番工夫...接着日本校长致辞,然后代表团团长致辞...我这是观察了所有坐在对面日本学生,好象全是女的哎-.- 看到了来我校访问时分到我们班的中山香,还看到了一位长得很像中国人的学生.后来交流时她跑过来对我说了句中文,我大喜,以为她会中文呢,没想到她本身就是中国人!啊哈,我说呢,怎么那么像中国人.其实中国人和日本人长得还是很不同的.
接着开始介绍接待家庭.另外3位同学对应了3位女家长,可是对面却没有坐着第4位家长.我正奇怪呢,水田老师就介绍说接待我的是上井智子同学,原来就是那位给我上茶又发言的女学生!哈哈.. 我很紧张地站起来,想用日语打招呼却紧张得什么都忘了.同学们都笑了,笑了倒好,一笑我就不紧张了~
自由交流的时间里,介绍了自己,还特别提到自己喜欢锦户亮.谈到中国拼音的四声,拍了照片等等等等.交流快要结束时一个很绅士的男老师(他还留着小胡子),过来用英语对我说如果我有问题可以找他.我侧耳倾听了N遍才听懂这日本英语...
其实我很庆幸是位学生接待我(因为上井的父母在工作),否则我会很紧张的.同龄人之间气氛就活跃多了.
我们在一个路口和亲爱的中国同学还有上井的朋友道了别.我真的太喜欢这种放学以后结伴走回家的生活了.因为一直住校,所以不能每天悠哉悠哉地和同学回家,家附近也没有同学住在一起. 我和智子走了一段坡路(日本的坡路好多啊,不过我喜欢~),中途我跟她讲飞机上吃芥末的事,还提前说好我用不来筷子.. 这样边走边聊不一会就到家了.那里似乎是一片住家,每家都是一栋独立的小别墅.虽然是别墅,可是并不是很大.进门后她家的小狗冲我狂吠了N久,吓.很传统的房子,进门后脱鞋,然后整个地面高出来一段.奇怪的是,并不用穿拖鞋.后来我问智子卫生间在哪,她先是带我到2楼的.我原本以为进卫生间总要穿拖鞋吧,可是竟然也没有,所以疑惑地蹙起了眉毛.可怜的智子以为我嫌卫生间不好,又带我去1楼的,一开门,还是没有拖鞋,我疑惑了瞬间,这才反应过来,也许不穿拖鞋就是日本人的习惯吧.于是顺势点头.可是这个误会我却没有解释,可怜的智子可能真的以为我嫌弃她家2楼的卫生间TAT,不是这样的啊.
认识了智子的妹妹,好高啊.我这时已经不紧张了,超顺畅地用日语叽里呱啦介绍了一番自己.智子的妈妈不久也下班回来了(其实去日本之前我以为会是家庭主妇),她妈妈胖胖的,略发白的短发,戴副眼镜,很亲切的样子.此后还认识了智子的爸爸和弟弟,她的爸爸和弟弟简直就是相反的两个人啊,爸爸很瘦,弟弟却很结实.我还看到一张弟弟参加比赛的照片,照片里他头举着一个大石块,看来是比谁坚持的时间长.妹妹是学校篮球队的,吃饭时喜欢跪在椅子上(日本人的习惯吗...?),很搞笑,古灵精怪的,我非常非常喜欢她.爸爸是家里唯一会做寿司的人.至于智子,她是高三年级英语说得最好的人,钢琴弹了13年,学的是文科,笔记非常认真,英语的口头禅是"So...",她还是ESS部的,我去日本之前还在网站上看到过ESS部做的万圣节南瓜头呢.
早就听说日本人喜欢吃咖喱,那晚就真的吃的了咖喱饭.可是...我不知怎么的就是吃不掉,胃太小了不能怪我TAT...可是又怕失礼所以一直胡吃海塞地往里咽.终于坐在一旁的智子和她妈妈动了恻隐之心,说吃不完没关系的.我这才得以解脱...-.-真是对不起他们,对不起那么好吃的咖喱饭啊...
吃完饭后又聊了一会,不久就睡觉去了.智子把她的房间让给了我,这算是比较正常的房间...有书桌有床,还挂了一张画画的奖状,是水道部部长小仓晋亲自颁发的,我把小仓晋的名字记得这么牢,是因为这个名字好好听哦~呵呵.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她妹妹的房间就是一个和室,没有床也没有桌子...
恩,这差不多就是4月28日的经历.
写得我累死了..T0T
下次写4月29日
[PR]
# by akizhang | 2006-08-05 13:32 | 中文日记